暴风雨式哭泣

不用担心我学习:

一直在想这两人重逢会怎样,

可能会有个魔卡少女樱结尾那样的拥抱吧

“一直有看不见的红线牢牢拴住我们每个人。”

其实跟我没啥关系,所以即使嘴上说着心里也会觉得“关我屁事”顶多会有“还有这种操作?”的惊叹

觉得是可以跟人插科打诨时拿出来的下脚料,记得清楚,但是好不重要

所谓冷眼旁观大概就是这样,其他人会这么不满带有恶意大概是因为被直接或间接伤害过吧,然而这人在我面前那么乖那么怂,真没啥好diss的

和好基友还有华仔去太火锅吃饭,点了蛋炒饭然而没上。饭后冰淇淋想吃抹茶但是只剩香草………上次我生日乱入我镜头的那个意思T的妹子给我们收拾桌子
一边看着她收拾桌子我一边问“诶我们点的蛋炒饭没上呀?”
-“你得一直催我我一直催厨师,因为一般厨子看到蛋炒饭就直接无视的”
我:“那干脆从菜单上取消掉嘛……每次来你家都想吃蛋炒饭每次都没有吃到,抹茶冰淇淋还没了………啊………伤心”
-“我也想啊,唉你别这样,下次你来我给你两个球!”
然后过了两分钟,妹子端上一碗樱桃给我们“哝,私人单独请你们吃咯”

好基友问我:“你认识她呀?感觉你俩很熟”
我:“没啊这是第二次见,这么说起来,上次她也是很高兴的乱入我的照片哦……”

哈哈哈哈哈哈哈,下午才跟人说想吃樱桃,晚上就吃到了,太神奇了!这算是今天一件有意思的小事吧

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想起自己6年前去上海世博
最近TD也是选的这个题材,脑子里关于上海的记忆一点点蹦出来
接待大叔记错时间半夜怎么也联系不上,还是我爸找的在当地餐馆当厨师的老乡把我和晴宵接到送去宾馆
到了宾馆却饿了,结果凌晨十二点多我俩跑去街上
转来转去找了家宾馆附近的混沌店坐下,等菜的间隙看到外面的烧烤摊上烟雾缭绕,一个身材高挑的亚裔女生和比她更高的黑人妹子站在摊前等着串儿
高二的我才意识“啊,这么晚了在非夜宵区还是会这么热闹的”
关于世博的细节也还记得一些,但初次到上海的这个夜晚,让我印象深刻。大概是在年龄尚浅的时候,被第一次到达陌生的大城市的无助感击中了吧,不过夜晚的记忆总是比白天鲜明就是